謎彩森林

關於部落格
即使沒有真正的畫室,但是,只要一公尺見方的空間,就可以盡情揮灑,遨遊,書寫心中的小宇宙~~
  • 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就這樣,遇上「藝術」這位摯友~

童年常跟著姊姊,鄰居小孩們一起去海灘撿拾貝類販賣,賺取零用錢,我經常是最沒勞動力,最沒產值的那個,常常被海平線落日餘暉色彩所迷惑,看得出神,忘了工作。

 別的小孩努力勞動賺錢,我卻在發呆幻想,在海灘隨意塗鴉,觀察小螃蟹,幫牠把洞堵起來,再挖另一個洞,追著小螃蟹,看牠們會不會躲進我幫牠挖的洞,如此不務正業,當然賺得最少。
 
 轉進青少年時期,背著沈重的書包每天趕公車,淪為填鴨教育下的考試機器,課本裡面滿滿的塗鴨,宣洩壓抑的情緒,所幸當時的導師蠻包容的,讀了朱自清的「背影」,想回頭抓住童年的背影,卻只剩下悼念,於是寫了一篇悼念童年已死的文章投稿南縣青年,竟意外獲得人生第一份稿費。
 
在 家人期待成為「教師」,這份餓不死的鐵飯碗工作中,咬緊牙關努力苦讀,「畫畫」和「寫作」自然成了「偷渡」的外帶配件,紓解升學的壓力。喜歡古典詩詞的爸爸竟然說:「藝術無用,不要太沉迷!」,畫室的老師潑冷水:「像你這種瀟灑的畫風,是考不上美術系的。」
 
 在鄉下長大的我,並不知道一般的藝術教育早已是升學或比賽的手段或工具,大多學生努力鍛鍊拼窄門,而我還把畫畫當「樂趣」。可能是對藝術的單純熱愛,感動了當時還不太認識的上帝,考試過程經歷奇蹟,考到的石膏像,竟然是前一天一個人在畫室默默練習過的~難度極高的雙頭像,抽到的位置、角度、光線,也一模一樣,是巧合還是神蹟?考到一半,雷雨交加,瞬間跳電,教室一片昏暗,石膏像看不出層次感,多數考生都在黑暗中慌了手腳。不知為什麼,那天特別平靜,藉著戶外折射的光和深刻的記憶,用安定的心,順利完成作品交了件。
 
 走上藝術這條路,是上天的眷顧,也跌破老師眼鏡。如今,當同儕們畢業後一個個因著俗務而封筆,自己竟然還「習慣」拿著畫筆,一邊教書,一邊洗手作羹湯,教養小孩。即使沒有設備充足的寬闊畫室,只要有一公尺見方的創作角落,就可以書寫,揮灑自己心中的小宇宙,一直到老去。
 
 畫畫和寫作,自然成了繁忙生活中必要的「慢板」~~讓我在世俗繁忙中,仍然可以停下來,調整呼吸和節奏,慢慢享受心中那一片純淨的樂土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